咪乐|直播|平台|黄 对一级党委进行改组,是最严厉的问责手段。

其实这个角度并不好咬,即便能咬住,肯定也是布料,可方若宁一口咬到结实的肌肉,惊讶之余才发现,这么冷的天气,他居然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

凌厉尖锐的痛感传来,霍凌霄死死咬牙忍着,心里那一瞬强烈升起想把这女人弄死的心!

可同时,也恨透自己。怎么就那么犯贱!什么样的女人不爱,爱上这样的烈货,简直能把人气死!

人被扔到床上,方若宁摔了个头晕目眩,狼狈爬起身,她还没来得及下床,只听男人冷冷地道:“你躲什么躲?真以为自己对我多大魅力?”

方若宁的动作一下子僵住,那双大眼睛死死瞪着他,随即想到他在外面那些事儿。

是,她魅力不够!所以,他在外面寻花问柳了!

“呵,我是没多大魅力,哪有种你别再碰我!”冷冰冰地方放下这话,她也累了,也不计较这到底是谁的床,就那么躺下来,拉起被子盖着,睡觉!

霍凌霄站在床边,好一会儿,浑身奔腾的怒意撑的血管砰砰直跳,他感觉脑子里一股气焰几乎喷发出来,双目盯着被子里那个隆起,意愤难平。

也不知僵持了多久,他突然觉得没意思,不懂自己三十多岁了,成熟成功的人生,为什么要跟一个女人这般较劲儿。

就因为她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

找不到答案,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这间房呆不下去了,再呆下去,他不是憋得爆炸,就是要一把掐死那女人。

转身,出去。

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

侧身蜷缩着的方若宁,听到关门声,眼眸睁开,脑子里一片耳鸣声中,悄然吐出一口气。

想着昨天两人还在秀恩爱,缠绵打趣,今天就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她也觉得这段感情没意思了。

图的什么?

平静温顺的日子不好吗,非要这么一个男人,把自己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这一夜,自然是没人睡好的,除了那两个孩子。

早上,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方若宁撑着沉重混沌的大脑爬起来。

算算,睡下来就三个小时,还没怎么睡踏实。这会儿走路都觉得头重脚轻。

方昀轩看到她,大概是被她憔悴惨淡的样子吓到,关心地问:“妈妈,你生病了么?”

她想说没事,妈妈只是没休息好,然而一开口,嘶哑的嗓子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喉咙像堵着一团棉花,吞不下去,吐不出来,而且吞咽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她暗道不妙,怕是昨晚冷风一动,着凉了。

“妈妈太累,没休息好,轩轩跟子谦让司机叔叔送去上学,好吗?”蹲下身,她安慰着两个孩子。

方昀轩很懂事地点头,“妈妈,你再去睡会儿吧!”

梅姨隐约知道什么,上前来把两个孩子招呼走了,方若宁站起身,一阵眩晕袭来,抬手扶了下,觉得半边脑袋也像抽筋似得扯着痛。

缓过那阵眩晕,看到面前站了一人,依然是昨晚那件衬衣,大概是打湿了又捂干,皱巴巴地缠在他劲瘦的腰间。

尽管目光没有对视,她也察觉到那双漆黑幽暗的眼眸冷冷盯着自己,装作视而不见,她转身回屋,倒床又睡。

霍凌霄:“……”

整栋楼都笼罩在低气压里,梅姨跟那些佣人全都战战兢兢,不要逼不得已的时刻,也绝对不会去跟主人请示任何事。

方若宁再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

明明多睡了几个小时,可是头重脚轻的状况一点都没减少,反而嗓子越发疼痛,吞咽时能明显感觉到肿痛难忍。

妈的!真感冒了!

心里哀嚎,她顶着要爆炸一般的脑袋起床。

房间里没人,安安静静,她坐了几秒钟,想起手机。

摸过来一看,未接电话,未回复的>

本来上午约了两个当事人见面的,现在其中一个已经爽约,另一个眼看着也来不及了,她赶紧打了电话过去解释情况,对方一听她破碎嘶哑的嗓音,原本的不悦不满也没了,只说让她好好休息,身体要紧。

微信上也有不少消息,她挑重点回复了下,跟卫云澈说生病了,不舒服,下午再去律所。

等简单洗漱出来,她下楼,梅姨迎上来,小心陪着笑:“方小姐,想吃点什么?”

方若宁清了清嗓子,开口:“不用了,我等会儿出去。”本来嗓音就嘶哑得很,说完话,立刻又迎来一阵猛咳,顿时五脏六腑都被拉扯着疼痛起来。

一手下意识按在胸口,她等待那阵焦心灼烧的感觉下去,眉心才渐渐舒展开。

一向身体素质算好,偶尔小感冒也就是嗓子疼一疼,咳嗽几日便挺过去,可这次的重感冒来势汹汹,让她感觉怕是不容易好。

梅姨心疼地看着她,劝道:“方小姐,你生病了,应该休息。”

“嗯。”她应了声,但还是准备出门,职场女性,哪怕生病,只要没有卧床不起,就还是要上班的。

可是,走到门口,看到外面白茫茫地一片,她突然愣住了。

下雪了啊!

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尤其是伸出偏远郊外,放眼望去,更是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山。

雪花还在飘飘洒洒,唯美又浪漫,她瞧着,竟止不住露出笑来,伸手出去,想接住雪花。

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她顾不得病体,深深吸了口带着冰冷的清新空气,那沁人心脾的凉顿时直达肺腑,好像把胸口的烧灼感都浇灭了。

“方小姐,天气预报今天有暴雪的,你就算是要出去,也得开车小心,还要多穿点衣服。”梅姨看着她笑了,走上前来,也微微笑了下劝道。

白茫茫的雪光映衬,显得那本就白皙的皮肤越发白净明亮,那双眼也就更加乌黑动人。回头冲梅姨笑了笑,她又转身回屋,上楼去找厚衣服,厚围巾。

那辆奥迪还在酒吧外停着,她看着车库里还有一辆大奔,想了想,让梅姨找来司机,送她进城。

梅姨其实没主见,但想着早上霍先生离开时也没说今天不许方小姐出去,便只好答应。

刚坐上车,手机响起,她看着来电显示,没好气地接通:“你睡醒了?”

“醒了……”冯雪静估计是刚刚醒来,说话还带着惺忪声,“昨晚回来都四点了,泡了个热水澡才睡觉,到这会儿也就睡了六个多小时而已啊……”

这女人,还知道泡个热水澡!她跟霍凌霄闹矛盾,回来直接就睡,衣服都没脱,也难怪得重感冒。

方若宁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咳嗽起来,那边冯雪静听到,顿时关心地问:“怎么在咳嗽?感冒了?”

“嗯,一早起来嗓子痛,咳嗽,头痛……”

“怎么声音都成这样了?”

方若宁看着外面的雪景,压抑着咳嗽带来的抽痛,只是应了声。

“听起来挺严重的,你去医院看看啊,不会这会儿还在上班吧?”

“刚出门,准备去律所一趟,还有事。”

“哎呀,有什么事啊?再忙也得保重身体啊!”冯雪静急得坐起身,大声劝道,又问,“霍凌霄呢?他也不管你?”

不提那人还好,一提方若宁就来火,淡淡地道:“我不想要他管,以前不认识他时,我一个人带着轩轩也过得挺好。”

冯雪静一听这话愣住,“你俩又怎么了?你昨天说有事跟我说,是不是也跟他有关?吵架了?”

方若宁没说话,面无表情地扭头看向窗外。

车里温度高,玻璃上结了一层霜,只能朦胧看到外面的雪景。

“为什么吵架啊?前几天不还好好的么?”

“没有为什么,两个人不合适,我想,我需要重新跟他的关系了。”冷漠地说完这话,方若宁淡淡地转移话题,“下雪了,很大的雪,外面很美。”

“啊?下雪了?昨晚回来时就在飘小雪花呢!”冯雪静听到下雪,注意力被稍稍转移了一下,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果然,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犹如童话世界。

她的名字叫雪静,据父母说就是出声时下着鹅毛大雪,所以取名雪静。

算了算,又快生日了。

果然,那边方若宁道:“你快过生日了。”

“是啊!又老一岁。”冯雪静转身回到床上捂着,看了看时间,道,“下午我去找你吧,见面再说。好端端的突然又说这种话丧气话,你们想过轩轩的感受吗?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爸爸,一家人团圆,你要是又跟霍凌霄分开,怎么跟孩子解释?”

方若宁没说话,心里也难受。

司机没有直接送她去律所,而是去了昨晚的那家酒吧,那辆白色奥迪停在露天停车位上,这会儿已经被雪覆盖,她下车,寒气一吹又开始咳嗽,只好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抬手把前挡风玻璃上的积雪拂下来。

路上因为有环卫工起早作业,路面积雪早已经被清除,但还是有一些路段再次布满积雪,轮胎驶过会有打滑迹象。

一路小心翼翼地驾驶,等回到律所,已经是中午吃饭时间了。

林天爱见她裹得跟粽子似的出现,连忙放下饭盒起身:“若宁姐,你怎么又来了?老板说你生病了,今天休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