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优化智库建设中财政资金导向作用
2021-12-06 14: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雨薇 姚选民 字号
2021-12-06 14: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雨薇 姚选民

内容摘要:2015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印发实施,智库建设自此进入“高歌猛进”的蓬勃发展期。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5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印发实施,智库建设自此进入“高歌猛进”的蓬勃发展期。今年出台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强调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纵观几年来的实践,很多智库的建设极大依赖财政拨款。近来,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经济社会发展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的背景下,财政收支矛盾加大,党中央和国务院带头“过紧日子”,持续大幅压减非急需、非刚性的一般性支出。但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为基础研究健全稳定支持机制,大幅增加投入,中央本级基础研究支出预计增长10.6%。智库研究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构成部分,助推智库发展的财政资金应该往哪花?如何才能花得有效?风险如何防控?这是智库科研人员身上沉甸甸的责任,更是智库管理者需要着重思考的问题。优化财政资金在智库建设中的导向作用,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发力。

  在智库资金拨款方式上,依据项目进度和考核情况分期拨付财政资金。课题经费在智库建设专项经费中占据较大比重。目前,国家和省级的智库专项课题经费多是分两次拨付:立项时拨付课题总额的90%(甚至全部),结项时再拨付尾款。要追求以“精专透”的过硬智库报告取代“短平快”的快餐式科研成果,智库专家必须沉下心来、俯下身去,一项智库专项课题要做出深度、高度和厚度预计需要2—3年。而按照现行的财政制度要求,为了盘活存量资金、避免资金沉淀,结转一年以上的项目经费一律收回。项目进度和资金拨付方式不匹配,容易滋生“突击花钱”等不合规行为。为此,一要让科研资金真正随着项目进度及时拨付。财政部门在拨付智库建设专项经费之前,应请专家测算并核实智库单位提供的智库建设专项经费用款计划明细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之后严格依照智库单位已经批复的用款计划,按年及时分期拨付财政资金。二要重视智库建设过程中期考核结果的运用。若出现智库项目确实难以完成的情况,应允许试错,项目前期已花销经费可不追缴,但后期拨款应马上停止,同时该项目的结余经费应当足额上缴财政。三要做到对新型智库研究“奖罚分明”。当智库项目在约定研究期限之前完成了研究任务,项目资金可以全额留作自用。若出现过了既定的研究期限、未能完成约定研究任务的情况,项目的结余经费仍应足额上缴财政。此外,可视智库研究中期考核结果情况,按一定比例浮动调节该智库单位下年度预定的财政拨款。

  在智库资金使用委托上,一手抓绩效考核,一手抓供需对接。有权必有责,投入必问效。财政拨款中的项目支出绩效评价现已全面铺开,预算绩效评价结果是评价财政资金管理好坏的重要风向标。一方面,新型智库建设主管部门对财政重点支持的智库单位可按照“竞争入选、动态管理、末位淘汰、以评促建”的原则进行选拔。主管部门具体制定智库标准化和节点性的业绩考核细则,还可引入第三方机构对智库建设专项经费的绩效情况进行独立客观考核评价。另一方面,新型智库建设主管部门可定期发布智库专项课题。智库研究需要在第一时间知道政策决策者关心什么、需要什么、想做什么。政策决策者可通过提供信息和提出要求的方式引导财政给予智库支持。奖励年度论文原创性、实用性和内容性均突出的智库专家,表彰为国家和社会作出突出贡献的智库研究人员或研究团队。完善中国特色智库人才的“旋转门”机制,注重发挥熟悉党委政府决策程序的退休人员的作用。现在我国老龄化程度逐年加深,而高级知识分子的退休年龄较很多深度老龄化国家还偏早,“返聘”或“特聘”退休后有情怀、有精力、有专业胜任能力的相关人士来壮大智库人才队伍,也是充分顺应国情的一种尝试。试点智库青年骨干人才科研经费“包干制”。青年,是一个人创作热情最高涨的时期。为了充分发掘这一时期的潜力,令其不被不必要的条条框框所束缚,智库青年骨干人才科研包干经费在发布前可设置一定的绩效考核要求,在执行过程中不设具体的预算科目比例限制。鼓励其多参与培训和论坛、多购买图书或数据库使用权、多深入调研,为其在社会科学领域自由探索提供制度支撑。

  在智库资金投入配置上,进一步加强科研管理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实施后,各级智库单位的财政拨款因之大幅增加。对于财政年中追加的智库建设专项经费,部分科研单位为解决“愁着钱花不出去”问题,简单进行“大水漫灌式”课题发布,或给予一定级别以上智库成果以“巨额”奖励,却吝惜在科研管理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一方面,在大数据时代,课题申请者是否在规定时间内按时结项、科研成果是否实现了标书承诺、有没有将同一份课题标书多头申报、有没有将同一成果重复申请奖励等,这些“科研诚信”方面的道德风险需要强有力的内部控制数据平台加以约束。另一方面,部分意识到该问题的科研单位,不乏建立大数据库平台的雄心壮志,但因目标“过虚”或眼光过高、相关制度措施可操作性不强等原因而未能实现预期目标。为此,在智库资金投入配置问题上,应切实加强科研管理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具体可由智库单位的科研管理部门牵头,单位信息中心予以辅助,结合本单位实际,打造一套包括课题立项、中期考核、成果评定、奖优罚劣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式科研内部控制平台系统。进一步夯实科研管理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不仅可以减少或杜绝智库资金使用过程中的“跑冒滴漏”现象,而且能够高效提升智库资金使用绩效,切实做到“将好钢用在刀刃上”。

  

  (作者单位: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雨薇 姚选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百度